恐怖慎入!聖母峰上的驚悚亂葬崗 每具乾屍背後都有一段故事...(12P)

:0:3
發表於 : 2016-01-07 18:33




登頂聖母峰,站在世界之巔需要付出什麼代價?除了足夠的體能訓練、2.5萬到6萬美元的資金,你可能還要搭上自己的命。目前人們在珠穆朗瑪峰登山線路上已知的風乾屍體已經超過200具,每一具都帶有一段比任何劇本都驚悚的祕密。

登山者在無名屍體(路標)旁紮營

在珠峰的登山路線上,這些屍體就只能被扔在原處,前赴後繼的登山者給它們起了些代號作為路標——這就已經是目前對死者唯一的紀唸了,因為在極端條件下,收屍就意味著會搭上更多人命……



這張照片記錄了一次極少見的收殮行動,圖中左側的登山者和同伴曾經和這具屍體(當時還活著)擦肩而過。當時這位女性登山者一個人躺在雪地裡奄奄一息,能做的只有大叫,求求你別丟下我!



但當時帶上這位傷患,兩名登山者自己也會性命不保。多年後,攢夠了錢的兩人重新回到珠峰,找到了死屍,想辦法運回了登山者大本營就地埋葬。但下面的這些乾屍,也許註定和珠峰融為一體——

George Mallory
死因:跌落導致頭部重創



據傳George Mallory曾先於Edmund Hillary拿下人類登頂珠峰的首勝,而但事情的真相卻一直廣受質疑。他和同伴Andrew Irvine最後一次被目擊時間是1924年,當時他們正沿著一條通往山頂的山脊向上攀登,之後兩人便杳無音信。直到1999年Mallory的遺體才被傳奇登山者Conrad 發現,但是仍無任何新線索表明他曾經成功征服最接近天空的世界之巔。

Francys Astentiev
死因:暴曬、腦水腫



1998年,Francys與丈夫Sergei在登頂過程中失聯,沒能見對方最後一眼的他們懷著遺憾相隔兩地與世長辭。Francys死於長期暴曬及由此引發的腦水腫,而她的丈夫則不幸墜崖身亡。
Hannelore Schmatz
死因:暴曬/體力不支



1979年,這位德國姑娘成為第一個殞命珠峰的女性登山者。她用揹包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半躺著離開人世,遺體被發現時仍保持這個姿勢。實際上珠峰南側登山線上的補給營地距離她並不遠,然而她最終還是體力透支,惜敗於強勁的風力。

Tsewang Paljor
死因:暴曬



這具遺體很可能是Tsewang Paljor——第一支通過珠峰北側路線成功登頂的印度登山者隊伍中的一員。在1996年的珠峰登山季,包括Tsewang在內的很多登山者都因暴風雪喪生。



生前,Psewang在這條路線的登山者中頗負盛名。死後,他的遺體被人稱為綠靴子。你能看得出綠靴子曾經被其他登山者移動過,作為後來人的路標,這些登山者的遺體仍然在挑戰著世界最高峰。
Marko Lihteneker
死因:暴曬/體力不支



這名來自斯洛維尼亞的登山者於2005年死於下山途中。值得注意的是,他的遺體位於距離山頂垂直距離只有160米。

David Sharp
死因:暴曬/體力不支



這名英國籍登山者因風寒不得不停止前行,並曾靠在上文提到的綠靴子Tsewang Paljor身邊休息。拍下這張照片的人發現,很顯然曾有登山者在David尚存一息時路過,也許就是David的隊友。但這些人大多前途未知生死未卜,心有慼慼卻愛莫能助。

Shriya Shah–Klorfine
死因:體力不支



Shriya在2012年成功登頂,卻不幸死於下山途中,他孤獨地長眠在距離山頂300米處。

轉貼自 男人裝


[圖擷取自網路,如有疑問請私訊]

本篇
不想錯過? 請追蹤FB專頁!